湘戏进京的文化自信

2017-08-10 10:24:33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花鼓文萃


2016年从炎夏到金秋,从全国基层院团戏曲汇演、第五届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到湘戏进京的独立方阵,季节推移,林林总总,湖南戏剧界前所未有地以多剧种整体进京的面貌,接连向首都观众奉献了12台优秀剧目,呈现出湘戏进京的文化自信与艺术气度。


从7月26日的《烧车御史》首度在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亮相,到9月20号《赵子龙计取桂阳》在长安大戏院收官,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两个戏都是来自基层涟源和桂阳的两个县级剧团,泱泱湖湘,惟楚有才,省市级别的剧团好戏何其多也,为何偏偏选两个县剧团,呈现出“凤头豹尾”的美感和力度?


这就是湖南戏剧界的文化自信、远见卓识和艺术品德。尽管县剧团的财力薄弱,当初涟源启动排戏的时候,是由剧团演职人员凑齐了90万开排的,桂阳的创牌也打的是大家七拼八凑的“融资牌”,可是大家一定要为本地的文化名人谢振定和赵子龙添彩,一定要为县级剧团和湖湘文化争光;这种向上的精神和文化的自信,使得他们从县城、省城一路演到京城,并在收获了京城观众与专家的肯定与建议之后,还将精益求精、更进一步地将载誉而归的剧目,打造成精品,回馈到本地的老百姓当中去,让百姓们欣赏、分享、共享经过层层历练之后,本土戏剧和地方文化所呈现出来的精神盛宴和共同的荣光。这种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过程,最终归结到还戏于民,回归大众,共享精品剧目的审美目的上,这就是戏剧人的一种文化德行和高尚情操。湖南省文化部门敢于给县级单位以机会,用两个基层院团的新创剧目去京城先行和殿后,这哪里仅仅是一种文化自信,其背后呈现的更是一种艺术良知和文化功德。


大量启用中青年艺术家作为湘戏进京的创作与呈现主体,这既体现出湖南文化界的文化自信,更展示出管理部门的战略眼光。为了湖南戏剧的明天和后天,必须要不拘一格启用新人,这样的文化气度才具备宽广而博大、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流动的美感。


从编剧来看,国戏毕业生尹雨的《烧车御史》,充分显示出年轻人的朝气与锐气;国戏校友龚孝雄的《赵子龙》,将桂阳的文化原型人物顺向延伸,古意盎然。董芳芳的《天使合唱团》,也与年轻人的心态十分合拍。从导演方面来看,目前湖南最有实力的中年导演何艺光,作为文化部“千人计划”戏曲导演班的班长,在本次的12台剧目当中,就分别导演了《齐白石》、《孟姜女》和《我叫马翠花》等剧目,一位导演就占了四分之一的篇幅,这当中所付出的心血、智慧与汗水,大家都会想见其成功之前的无比艰难。至于《烧车御史》的导演张卓,国戏毕业之后稚气未脱,却也在资深导演童晓阳先生的提携下,将一部大戏执导得有声有色。贺希娟作为国戏的优秀硕士之一,她把《赵子龙》排得古风可鉴,格局初成,同样令人惊艳。至于舞台表演和音乐舞美方面的青年才俊,在这12台剧目当中,占有较多的配额,已经难于一一尽数了。


大家都知道,启用中青年创作人才具备风险,在成败的系数和毁誉的可能之间,都将是一种冒险的博弈,是一种成败未卜的担忧。可是,像京城和一些地方的剧团一样,总是将担子压在名编名导名音乐名舞美名演员的肩头上,稳则稳一点,但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景堪忧。湖湘人把更多的创造权重投向年轻人,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在投资戏剧文化代有传人的宏图愿景。这就是文化自信与艺术战略最好的纽结。


为了更好地培养、启用和提升中青年戏曲艺术人才,湖南文化界还在文化部“千人工程”的引领之下,开启了与中国戏曲学院合作的“百人计划”培养模式。首批送到国戏深造的学员中,光戏曲编剧专业就有7人之多。可以想见,随着中青年人才培养和启用模式的逐步正规化、常态化和综合化实施,湖南戏剧界明天的曙光将会更加明媚、越发灿烂。


当然,我更加欣赏湖南艺术界勇猛精进、以楚人奇诡浪漫之风格,不断提升其自身品位、永不满足的向上精神。诚然楚人多才,但是如果总是容易满足、不思进取,也会因才误事,难成大方之家。比方湘剧《月亮粑粑》的作者盛和煜,就在去年湖南艺术节演出的基础上,将后面三分之一的学生庆贺戏大幅度删减,更多地考虑到戏剧性自身的贯穿,这就是大家之象。当然,在北京演出时,有的年轻观众认为新一代山村教师,还可以在更加功利一些的现实环境中去提升其崇高奉献的精神,这也值得参考。


周国兴先生的《齐白石》,越改越好,假以时日,有精品力作之望。彭铁森先生的《我叫马翠花》,颇有喜剧名篇之基本格局。安志强先生的《孟姜女传奇》,在同类题材剧中明显占优,但也有剪除枝蔓突出主线的可能。舞剧《桃花源记》和《凤凰》,都在渐入佳境的过程中飞旋。黄维若教授的《辛追》,也有一些明显的改进和提升……凡此种种,都是虚怀若谷、不断提升的大家风范,在编剧等不同艺术层面上精彩呈现。


能够充分代表湖湘文化自信心和中国戏曲编剧高度的大师陈亚先,将《远在江湖》予以了持之以恒的修订,所以得到了包括仲呈祥先生等人在内的一致好评。我认为这出戏还有在编剧,尤其在表导等艺术层面上持续提升的诸多空间;再接再厉,不断琢磨,这出戏应该会在“陈戏”大作的序列当中,占有不容忽视的先声后继的重要地位。过去有人在对《曹操与杨修》的高度予以充分肯定的基础上,也不乏羡慕嫉妒恨地戏说亚先老师是“陈一出”;随着《远在江湖》所呈现出的文化精神与悠远气度,那些曾经的戏说,将会成为鞭策陈先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更加勇猛精进的过眼云烟了。


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作为传统戏和看家戏,在这次晋京演出中激起了观众们的极大追捧。这出戏的民间传说与神话气息、惟妙惟肖的儿女情爱、载歌载舞的地方情调、向善除恶的人文追求,可以说达到了美轮美奂的程度。唯一不满足的地方是结尾太弱,刘海追赶仙妻、与癞蛤蟆斗法、最终以扁担化成的蛇精协助取胜的版块,显得力有不逮。对于这样臻于大化的经典作品,如何使之更加优化,也是摆在我们面前亟待攻克的一个难题。


对以上这些大家大作的审美、赞美与期许、期待,其本意并不是对哪一位名家名作的毁誉,更在于这些大家与众多的成长中的作家与艺术家们集合起来,在整体上形成了湖湘文化波翻云诡、奇情异彩、浪漫多姿而追求卓越的气度与精神。唯其于此,盛和煜老师才有一次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月亮粑粑已尽大力改了,可是还是唯恐不能尽如人意!这就是艺术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大家风范,这也是湖湘文化勇猛精进、不断提升的一个旁证。


据悉,湖南文化界将在全省诸多人烟稠密的村镇普建戏台,让老百姓具备在家门口看家乡戏的基本条件;大力扶植县级剧团、文化馆站、乡镇业余剧团和民营剧团的发展,力争每年让大中小学生都能免费欣赏到一场以上的优秀戏曲演出;大力推动以戏曲作为主体的高雅艺术进机关社区的文化普惠活动,让城乡百姓分享艺术审美的权利,品味并欣赏戏曲返家园寻根问祖、认亲结对的亲情和美感,形成戏曲艺术回归故里桑梓,城乡居民人人支持戏曲发展的双向走近与彼此拥抱的人文氛围,这真是体民情、得民心的大好举措。这与前文所述的县级院团进京之后,又将不断打磨的好剧目回馈父老乡亲一样,都是文化良知与艺术德行的具体实践。德艺双馨、还戏于民,就个人而言是一种品德,就整个戏剧界别上看就归结为戏德,所有的个人品德和行业戏德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回归根本、不忘初心的文化功德,造就了威武雄壮、浩浩荡荡的文化惠民、艺术提升和弘扬传统文化、促进民族复兴的宏伟事业。


去年,我曾在湖南省艺术节的总结会上,曾经以《洞庭波涌连天雪》为总题目,就每个剧目都进行过具体品评;今年我又有幸接受邀请,在湖南省宣传文化部门关于湘戏晋京的总结和研讨会上,就湖南戏剧界的文化自信、艺术精神与戏剧功德予以了简单的勾勒。我相信,湘戏的成序列“打包进京”演出,以及今后在国内外巡回演出的历史进程与必然趋势,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和艺术品牌,就像湘菜、湘绣、湘瓷、湘才(惟楚有才)等诸多历史文化品牌一样,其中都蕴含并凝聚着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可以想见,作为一个包含着湖南湘剧、花鼓戏、祁剧、汉剧等多元湘剧、大美湘剧、人文湘剧的戏剧品牌,“大湘剧”品牌的文化现象、人文风采、地域特色和湘楚浪漫精神,其中所包含的文化自信、艺术精神和戏剧功德,将会在整个中国剧坛上引起诸多的启示,激起热烈的回声,带动更多的戏曲方阵,携手并肩,一起前行。

文/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主作 谢柏梁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